lundi 28 avril 2014

Accueil > Les rubriques > Société > 当台湾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当台湾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台湾摄影家集锦

, Sun Wei-Shiuan 文/孫維瑄

Toutes les versions de cet article : [français] [中文] [台灣中文]

Avec cet article nous entamons une présentation de l’œuvre d’une dizaine de photographes de TAÏWAN autour de la question et de la relation entre conception orientale et occidentale du paysage. Des images du grand dehors ne cessent de venir se mêler aux images qui peuplent l’univers intime de chacun. C’est à comprendre ces entrelacs d’intentions et de visions que ce texte et les suivants vont s’attacher.

台湾,太平洋中的一方岛屿。人们身上流着海洋民族的血液,有一种壮阔的胸怀,又有一种含蓄的美感。在一处栖息,心与眼却从不停止飘泊;在某处驻足,双眸与手却不断补捉与探索。综观台湾摄影家对于风景的关注,其心象与意境的转折,与台湾风土的丰富性相得益彰。台湾多元的地理环境与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造就了特殊的影像创作风格。“台湾风格”巧妙地呼应当代对多元文化的关注,蕴含欧陆殖民文化的风貌、东洋简明雅致的结构、中国传统美学的韵味还有本土的符号与情感。本文不敢企冀将百家争鸣又蓬勃多元的台湾艺术概括分类,但求以一种宏观的角度为西方与国际观者简明阐释艺术家的创作概念与艺术形式,进而共同探寻其中的奥妙。

Huang Wen-Yung
The gazed scenery

« Paysage »从西方词源学的概念来说,是指由观察者从某一特定视点进行水平或垂直观察所截取的有限空间。视觉上包含了空间的线条、特征与形式,进而推广为人文风貌的综览。自十七世纪起,西方风景画有了长足的发展,油画反复琢磨的特性,让画布俨然成为承载被描绘物象在不同时间的集锦。风景在艺术家眼与手的交互作用下不断变化,或可说不断趋近创作者内心的投射。现代艺术理论更进一步发展出 : 「艺术并非再现可见的事物,而是让万物变得可见」« L’art ne reproduit pas le visible. Il rend visible ». 将艺术家自主性的内心想象力与情感发挥得淋漓尽致。

Hung Shih-Tsung
Sunshine Sprinkles on my Home 2009

然而,« Paysage »依照客观的地理条件,其在东西方自然不能等量齐观,再加上其被赋予的人文内涵,在东西方的表现上更是各有千秋。

Hung Sheng-Chang

« Paysage »在东方的文化脉络中被演绎为“山水”的艺术与文学形式,是中华传统美学中重要的课题之一。自古文人雅士往往寄情山水,寓景抒怀。甚而被用来探讨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无论是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或是崇古尚天,皆反映出华夏文化独特的宇宙观与内在哲思。又「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是人们心性的投射,同时藉由观想“山水”达到心灵的升华与理性思辩的精进。

Chen-Hao Yang

在近代,随着摄影形式的出现,该题材对内在心灵探寻的丰富性,以及可发挥的多元表现形式与视觉特性,使得« Paysage » 在至今仍然是艺术家持续关注的主题。 于是,东西方对« Paysage »的当代表现又似乎发展出了一种关乎人类本质的“共性”。由此,也开始了彼此交流与心灵探索的契机。

Chung-Liang Chang
Paris 2012
Lu Liang-Yeavn
YANG Che-Yi
Hooi-Wah SUAN